第22章死照片

推荐阅读:快穿成反派大佬的女儿后我躺赢了娇软美人每天都在修罗场蹦跶综漫-抽卡吗,骚年法力无边高大仙纨绔打脸逆袭中[穿书]名门妾学霸之寻常故事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掐腰宠:夫君有颗美人痣网游之魔威太虚

    没有做,李京屿把她抱到身前,两人躺在一个被子里。
    他的手穿过她的腋下,落在她绵软硕大的奶子上,轻柔地揉动起来。
    林雾耳根红透,身子紧绷,咬唇克制声音,没有拒绝他的抚摸。
    看到她耳尖那颗标志性的红痣,李京屿靠过去轻轻吻着,低哑的嗓音溺在她耳边:“bb,你最近有长肉吗?”
    上次说过,他想让她胖十斤。
    林雾以为他是开玩笑,没想到,他现在竟然真的追问。顿了顿,她敷衍应对:“有多吃饭,就是……还没量过体重……”
    闻言,李京屿轻淡一笑,加重了揉胸的力度,口吻痞气:“你别的地方都好瘦,怎么奶子这么大?”
    “……”
    林雾不知道,红着脸,肩颈微微缩起,笨拙地摇摇头。
    细密的吻沿着她的耳朵往下,滑过脖颈,李京屿把她压在床上,沿着她清瘦的脊骨往下吻,像是已经沉迷,在吻着她的背。
    面色红透,林雾侧脸趴在床上,薄薄一片的身子拘谨着,完全沦为他的美餐。
    李京屿只是吻,吻够了她的腰就把她翻过来,双手捧着她圆硕的奶子,左右两边反复地舔弄,甚至重重拉扯她的乳尖,疼得她蹙眉闷哼。
    “啊……轻一点……”
    她叫出来,他就很开心,一度用牙齿捻磨她乳头根部,把她乳头吸咬得红肿胀起。
    林雾现在根本辨别不了,他是天使还是恶魔,让她在他身下永远冰火两重天,快感和痛意不时更迭。
    舔了没多久,李京屿把林雾拉起来,两人跪在床上,他眼尾染着一抹红晕,哑声道:“把奶子聚拢,让我操会儿。”
    “……”
    一瞬间,酡红之色从林雾脸上蔓延到她胸脯,雪白的肤色像是被焖煮过,粉嫩诱人。
    颤着胳膊,她双手摸到自己的胸,缓缓朝中心聚拢。她奶子本就大,用力往一起挤压,形成极为深邃的乳沟。她不敢看自己的身体,也不敢看李京屿,只能侧脸逃避,喷洒出的气息一片滚烫。
    李京屿偏要她完全接纳和他的亲密,捏住她尖细的下巴,强行让她看着他。
    “还记得之前说过什么吗?”
    不等林雾回答,他笑着继续:“你说,喜欢做爱的时候看着我。”
    “……”
    林雾被逼无奈,目光直直地落在他脸上,眼皮都粉嫩,满脸羞涩。
    狭长眸子微敛,李京屿脸上的笑意更为深邃,扶着粗长性器根部,从她双乳之间的缝隙顶进去。没给她适应的时间,他想快速挺送起来。
    软弹的乳肉将肉棒紧实地包裹住,但他插动起来并不轻松,她乳沟之间太干。
    拿起床头一杯清水,李京屿倾数倒在她胸前。借助液体的润滑,他加速摩擦,在她幽深沟壑中插弄得丝滑畅快。
    “嗯……”
    林雾双乳之间渐渐生出痛意,他连续插送几十下,她乳根处的肌肤就被摩擦得红肿,粗长昂扬的肉棒胀得发痛。
    李京屿溢出一声粗喘,将腰身挺动的速度再加快,双手握住她圆润挺拔的奶子,重重抓揉寻求快感。
    很快,女孩雪白的肌肤被他抓出暧昧红痕。视觉冲击下,他加快小腹挺动频率,凶猛地顶了几十下,腰身往前一送。
    白浊尽数射在林雾下巴上。
    ……
    洗了澡,林雾被李京屿送回补习班的楼下。她是提早回来的,唯恐被向学芸堵到。
    回家路上,她的手不受控制地放在胸口,总想揉被他摩擦得火辣辣痛的乳沟。想到这,她就想到和李京屿在酒店混沌火辣的一幕幕,觉得车厢内闷热异常。
    打开车窗,她头靠在副驾驶玻璃上,视线看着窗外匆匆而过的街景。
    见她一语不发的沉闷样子,向学芸投来关注的目光,“怎么了?不喜欢这位老师的课吗?要是不喜欢,我就给你换……”
    “喜欢。”林雾笃定回答,转过头坐直了身子,继续说道:“挺好的,我就是有点晕车……”
    她不敢在向学芸面前说不喜欢。
    果然,向学芸没再说什么,熟练地开着车。
    回到家,林雾自己回房间写作业,又恢复平常的学习状态,没在意李京屿。
    做了一会儿题,她在文综卷子上看到一个生僻词语,随手拿出抽屉里的词典。那个特殊页数像是被留下了能轻易翻开的痕迹,她一下子就看到那张照片,自然而然地看到那张和李京屿七分像的脸。
    他们主要相像在上半张脸,李京屿骨相更凌厉些,看着比照片上的人清冷。
    “雾雾……”
    向学芸突然走过来,因为林雾房间不能关门,听到她声音时,已经来不及藏照片。
    在向学芸进门那一刻,林雾手中的照片从她手上滑落,掉在地板上。
    林雾下意识就想捡起,仓促的动作尽显凌乱慌张。向学芸冷冷看着这一幕,没有去抢,镇定地伸出手,语气严肃:“拿来。”
    她不知道林雾藏得是什么,但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想交出照片,林雾双手背后,摇摇头:“就是我之前的毕业照……”
    “我说,拿来。”向学芸语气更冷沉,口吻不容商量。
    紧抿着唇线,林雾把藏起的照片攥着生出折痕,缓慢地拿到身前。
    向学芸一把夺过,看着照片上的署名。确实是林雾初中毕业照。但这张照片上有个她不喜欢的人,两年过去,她看了就讨厌。
    “不是和我说放下了吗,这又是什么意思。”
    手指着照片上那张帅气青涩的面庞,向学芸语态强势:“他是一个连上学都要接受资助的学生,你看上他什么?”
    记忆回到初叁,林雾喜欢班里的程颐,暗恋许久。那时候年纪小,她爱写情书,又因为不敢送,都被她锁在自己的柜子里。但她没想到,向学芸不给她隐私,把她那些真情实感写出来的情书都收集起来,等她回家读给她听。
    不仅当面羞辱她的“早恋”,向学芸还找到学校,去和老师了解程颐。知道他父母去世,寄养在亲戚家里,甚至连上学都要靠国家扶持时,她彻底捻灭林雾的少女暗恋。
    向学芸给她办了转学,关于她和程颐同学叁年所有的联系都被掐断。因为连带,林雾至今都没有初中同学的联系方式,也没程颐一点消息。
    记忆回笼,林雾表情镇定下来,语气平缓:“放下了就是放下了,只是查字典的时候看到这张照片。你要是担心什么,就拿走吧,我留着也没用。”
    人都见不到了,一张死照片能有什么用。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39128/93693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