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先验货

推荐阅读: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子恒萧凌蓉穿越之黎明之后爱上你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吕子恒萧凌蓉邪魔纹身:开局纹身十大阎罗陈启风水小说黄帝秘藏绝对实力至上主义镇天威龙洪宇肖灵儿洪宇肖灵儿叶天赐林清浅撩错后,我被渣男小叔掐腰猛宠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雾没有这么主动。
    李京屿扬了扬眉,唇线讥诮上扬,四目对视间,眸色嚣张又散漫:“那我们没什么可谈的。”
    话音作罢,他推开后门,绕开林雾走进自己的班级。
    门板严丝合缝地挡在林雾面前,她未说出口的话全部咽了回去。想接近他,就得交出身体。
    林雾愿意。
    如果能成为他的女朋友,再亲密的事都是理所当然。
    今天返校,每个班的放学时间不同。林雾没和陈蒙蒙一起走,她隐瞒了自己真正的目的,一路紧跟着和三个男生一起走出学校的李京屿。
    他们分两辆出租车离开,林雾瞄准李京屿的位置,叮嘱自己的司机师傅紧跟上去。
    大概有二十分钟的车程,他们停在一个林雾不认识的小巷,下车后走了进去。迅速付了钱,林雾有意保持着距离,没有让自己太明显地出现在他们视线以内。
    这条街很长,林雾跟了好久,发现前方围过来一群人。
    李京屿四人瞬间四面楚歌。
    林雾才反应过来,他们这是约架。往后退了几步,她藏在一辆面包车后面,偷偷看着前面的情况。
    ……
    理论上讲,没人有这个面子找李京屿帮忙打架,但周禅西是他最好的哥们儿。
    “哟,不是咱俩一对一么,你怎么还回家喊爸爸啊。”
    对面领头的人嘴贱,率先嘲笑长相俊美的周禅西。
    虽然喊了李京屿过来,但周禅西不是胆怯,他们更愿意把这当做是一场锻炼身体的游戏,玩心更占上风。
    “话很多啊,这位衰仔。”
    李京屿最讨厌男人骂战,挑眉睨着对方,眼神睥傲。
    对方领头的人闻声看过来,有几分忌惮:“李京屿,这是我和他的私事,与你无关。”
    “昂。”
    没废话,李京屿抬手就是狠戾一拳,正中对方嘴角。见那人五官因痛意扭曲在一起,嘴角流血,他歪头,面无表情道:“现在和我有关系了。”
    “……”
    周禅西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加入。
    还没对李京屿表示敬佩,被打到嘴角淌血的男生恶狠狠低吼:“你管闲事儿也要有个度行不行!他抢我女朋友,这种事就该我们自己解决,你掺和什么!”
    对他是有畏怯的,不然就凭刚刚那无礼的拳头,他就该喊身后的兄弟们揍他一顿。
    对于周禅西和这人约架的原因,李京屿丝毫不感到意外。周禅西天天拈花惹草,不论人家有没有男朋友,只要他看中,就会勾引人家先分手,再来找他。
    这两年,他被人堵是常事。
    作为他的朋友,李京屿见得多了,早已经麻木。
    “为什么要剥夺一个女人喜欢更优秀男人的自由呢。”轻嗤一笑,当事人周禅西尽显倨傲:“下次记得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不想和对方废话,李京屿转了转手腕,耐心明显不足:“服吗?不服就解决一下。”
    赤裸裸的屈辱像狂风暴雨般压在那人脸上,他表情瞬变凶狠,叫喊着身后带来的兄弟,“给我好好教训周禅西!往他脸上打!”
    长得像女人似的小白脸,他真想给他毁容。
    十几个人一举冲上来,李京屿未见丝毫慌乱,抬起长腿,正中对方胸口,将来人掀翻在地。他和普通高中生不一样,他爱健身,业余爱好是赛车和击剑,上下肢都有肌肉,打这些清瘦单薄的小子,就像耍弄刚刚出笼的鸡仔。
    他帮周禅西打架,但不会参与到矛盾的中心,只是帮他清理着这群乌合之众。自己给别人戴了绿帽子,周禅西独自和那领头找事的人打了起来,战况胶着。
    周禅西胆子大,但从小家里养得太娇气,会些悬浮的拳法,可惜防不住对方的下三滥偷袭。
    见有人高举棒球棒要砸他脑袋时,李京屿眼中瞬间充斥戾气,低骂一句,冲上前去。右脚踩墙,他一跃而上,狠狠地对偷袭者来了一个后旋踢。
    那人被踢倒,手中的棒球棍脱落在地。
    跆拳道是以前学的,李京屿自从受伤后,就没再做过这样剧烈的动作。从高处落地,他膝盖袭来尖锐痛意,手覆在上面,浓眉皱起。
    和周禅西打斗的男人见他受伤,连忙捡起滚落在地的棒球棍,发狠砸向他的右腿膝盖。要是不趁他病要他命,事态发展起来,就会愈发失控。
    “嗯……”
    膝盖受力,李京屿倒抽一口冷气,承受着从四面八方倾覆而来的钝痛,随后才是钻心的疼。
    他单膝跪在地上。
    右腿膝盖有旧伤,是他之前玩赛车造成的半月板撕裂,虽然这几年他打架不断,但右腿一直被他保护得很好。
    “没事吧?”
    周禅西看过来,眼神关心。
    摇摇头,李京屿咬肌顿显,扶着墙缓慢起身。本来他不是这场事件的主人公,但他最讨厌打架偷袭的人,嘴角划开一抹冷笑,看向被戴了绿帽子的男人。
    “想尝尝膝盖被打碎的滋味吗?”
    在附近几所高中间一直有这样的传言,李京屿打架不要命,不给对方留活路,也不在乎自己的命。之前都是听闻,如今见了,他们确实在他眼中看到邪肆的戾气。
    偷袭之人心中紧张,攥着棒球棍,步伐紊乱,往后退着。
    拖着那条疼痛异常的腿,李京屿再无半句废话,举起拳头和他厮打,像骤雨中的点滴,无法均匀却重重砸在对方脸上。
    一下比一下狠,愈发暴戾。
    “喂!”周禅西紧张起来,知道现在不再是游戏,是有人命悬一线。拦住狂躁状态下的李京屿,他嗓音沉静地劝道:“可以了。”
    李京屿的拳头被迫停下,那人已经满脸是血。
    他带来的人已经被这嗜血狠辣的一幕吓得不敢动,纷纷愣在原地,面面相觑,想赶紧离开又怕突然有动作吸引对方的注意。
    “不够。”
    收起遍布对方血迹的拳头,李京屿捡起掉在地上的棒球棍。反手推开劝他理智的周禅西,他举起棍子,直直砸向那被血迷蒙双眼的男生的膝盖。
    “啊!”
    一声闷响,随即就是那人痛苦的哀嚎声,直上云霄。
    这声音传得很远,把躲在车后不时偷看几眼的林雾吓一跳。迅速出来查看情况,她就见李京屿手拎着棒球棍,脚边趴着一个蜷缩身子环抱自己膝盖的男生,正模样痛苦地嚎叫。
    这一秒,林雾只庆幸他没输。
    她没有那些慈悲心肠关心陌生人。
    见围在这里的人狼狈逃离,只剩李京屿自己,林雾才敢从车后面出来。她没有迟疑,小跑过去。
    “你没事吧?”
    听到一道细腻的嗓音,坐在路沿石上抽烟的李京屿抬头。
    又是这个可能还有奶香味的小丫头。
    “你跟踪我。”
    李京屿唇间松松咬着一根烟,烟雾弥漫模糊他的五官,仿佛只露出那双勾人深情的眼睛,直直看着她。
    被他玩世不恭的表情恍到,林雾瞬间垂眼,语气小心翼翼:“你想要去医院吗?我可以送你……”
    闻言,李京屿微眯起眼,认真打量起眼前的女孩。
    她一看就是乖乖女,像是那种放学后就被爸妈送进补习班,每天按时按点接送的好学生。一般有勇气来找他表白的,都是与她类型相反的。
    “你今天在学校约我,想说什么?”
    手指拨弄着打火机,李京屿仰头看她,但他的目光就是有种居高临下的垂睨,姿态高高在上。
    那瞬间,林雾被蛊惑到,嗫喏开口:“我还是处女。”
    眸色一怔,李京屿很快恢复自然,掸了掸烟灰,笑意顽劣:“是处女怎么了?逼更好操是吗?”
    没想到他说出这般粗鄙之词,林雾面色迅速涨红,声线颤抖:“不知道,得试试……”
    真是意外的回答,李京屿挑眉,唇边笑意若有若无。往上折了两折袖口,他尚未回答,露出精瘦的手臂,带着一贯玩世不恭的懒漫。
    林雾中途偷偷抬眼,心跳狂乱,期待又害怕他的回答。
    抽了最后一口烟,李京屿喉结滚动,溢出几分轻笑:“先验货,不好操不要。”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39128/93480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