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门口小狗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暂且没有得到回应,他再一次拉了拉掌心的指尖。
    身体半蜷,清瘦的脊骨微微突起,在灰色的棉质卫衣下,有一种收敛爪牙的温顺感。
    然而他最擅长的就是骗人。她知道。
    梁小慵抽出手。
    “下去。”
    “……哦。”
    狭长的眼尾向下坠,他不情愿地坐起身,离开了白色的床单。
    “出去,”她从衣柜里拿了一床毯子,“睡客厅。”
    丁兰时的视线停在毯子上、停在门外,最后,再停回她的眼睛。杏眼又冷又静地盯着他,戒备森严。
    微光敛回眼底,他说:“不要。”
    “这是我的房间。”
    “可是客厅离你好远。”他小声。语气放得又低又轻,小心翼翼。
    梁小慵:“我也不希望你离得这么近。”
    不再听他辩解,手掌不容情地将他推出房间,重重地阖上门。
    外面没了声息。
    梁小慵抿了抿唇角,揿灭顶上的灯,卧室一片漆黑,不见五指,她坐在床沿,掌心最先碰到的是床单上未散的体温。
    黑暗里,触觉敏锐。温度从薄薄的棉布单渗进掌纹,传来让人心悸的热意。
    梁小慵如同触电似的收回了手,在大腿用力地搓了一下,蹬掉拖鞋,钻进另一头的被窝里。
    或许是那股温度作祟。
    平时良好的作息,直到凌晨也没有生出半分睡意。她翻来覆去,反而越发烦躁。
    正在想去翻一翻家里是否有褪黑素的时候,门外传来陈鹿溪的尖叫,紧跟着,一阵剧烈的噪声,似乎一堆纸袋摔在地上,噼里啪啦,再然后,是她哎哟的叫唤声。
    听起来是摔了。
    梁小慵赶忙推门出去,便见陈鹿溪扑倒在花花绿绿的购物袋中央,哭丧着脸;门旁,丁兰时坐在地上,手里攥着毯子,茫然地揉了揉眼睛。
    “摸黑回来绊到个人,吓死我了——还以为是偷溜进我们家的流浪汉呢!”
    被扶起,陈鹿溪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
    “他坐这干什么?”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于是,她边捡购物袋边问。
    “睡觉。”
    他站起身,帮忙一起捡。十几个纸袋被重新摆好,他站在梁小慵的身后,手臂挨着她的。
    “不是让你去客厅睡吗?”
    “离你好远,”他的唇角按下,闷闷不乐,“医生,我想离你近一点。”
    “哇,”她没来得及张口,陈鹿溪夸张地做了一个掉下巴的表情,“你们都玩上cosplay了?”
    “没有!”
    她有点恼火地瞪了眼陈鹿溪,被她笑嘻嘻躲开。
    她问:“你不是这两天都不回来吗?”
    “落东西了,回来拿。”陈鹿溪做鬼脸,“不然我为什么摸黑进门?”
    梁小慵搡她,“快走快走。”
    “知道,”她说,“走的时候我一定注意再注意,绝不再破坏你们的——”
    “还拿不拿东西了?”梁小慵抬手。
    “拿,拿!”
    她大笑着跑进房间,短暂的快活气氛也跟着一起关在对面的门后。
    梁小慵回头看他。
    “你——”
    “医生,”不待她发话,他的眼尾耷下,“我腿痛。”
    “怎么了?”
    他扯起裤腿,嶙峋的脚踝有一道红痕,被绊时留下的。
    并不严重,甚至算不上磕碰伤。
    “痛?”
    “嗯,”他确信地点头,“骨头特别痛。”
    视线狐疑地在他的脸上停顿半晌,无害乖顺的表情下,她选择了相信。去到客厅,找出医药箱,替他拿了跌打损伤的喷雾。
    “不许睡在走廊。”她递给他,再次重申。
    药雾从喷嘴散出,空气弥上一股清凉的味道。
    “不要。”
    “那你出去。”
    “……不要。”
    他反反复复只这一个词,梁小慵本身在失眠那儿受了气,现在,火一股脑儿全对他发出来,“这是我的房子,你有什么说‘不要’的权力?”
    这才说了一句。
    她眼睁睁看着,丁兰时的眼尾泛起红绯,要哭的前兆。
    “……对不起,”他低下脑袋,“我又惹你生气了。”
    声音闷闷地抵在她的额前,他说:“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待在你的身边。”
    梁小慵无端心里一酸。
    “我想让你喜欢我。”他小心地觑了一眼,“医生,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要怎么做?”
    他的目光专注地停在她的眼睛上,太明显、太直白,如同阳光直晒,叫她不自然地低下眼皮。
    “可以,”她指了指,“先睡沙发。”
    “除了这个,”他固执,“我睡在门口也可以。”
    “你让西西怎么走?”
    “不管她。”他闷声。
    没办法沟通。
    梁小慵不管他,转身要回房间,身后的脚步紧紧跟着,一起挤进迅速关闭的房间门里。
    梁小慵瞪着他。
    他无辜抱着毯子,堵在门边。
    “不许上床。”
    只剩两天,再忍耐一下。她明天还要去图书馆,不能再熬下去,环视四周,房门口也有沙发,索性松了口。
    “好。”他这次立即应下。
    与他费心费力地缠了半小时,睡意终于上涌,她打了一个哈欠,上床。
    关灯的时候,手伸去床头,眼睛看着丁兰时走过来,在她警惕的视线中,躺在了床边的地板上。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38658/99935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