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题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丁兰时的声音压得太低。附在耳边,甚至有一些祈求的错觉。
    梁小慵抿起唇角。
    她抱着他的腰,没有松手,反而更紧了紧。后背的手指彼此绞着,像一对纠结的锁扣。
    她知道拒绝是没道理的。
    她知道自己该有决绝的勇气,推开门,义无反顾地宣告心意。
    “没有人接。”门外,周聿白说。
    “今天太累了,她一定沾枕头就睡了。”梁知成说,“你也早些休息吧。”
    “好。”
    他们的脚步声各自散开。
    一门之隔,房间里的气压却骤然低了下去,聚在他们依偎的周身,如胶着,沉闷滞重,叫人呼吸不得。
    她动了动嘴唇,“我不能。”
    “为什么?”
    “公司还需要周家的帮助,我不能当场驳爸爸的面子。”
    丁兰时最恨她满口为了公司、为了梁家、为了父亲——跟她有什么关系?
    他把她提起来,放在书桌上。
    视线平齐。
    “梁小慵。”
    “我想抱着你。”严肃的氛围,传出她小声的一句抗议。
    她太知道怎么哄他了。
    小腿勾着他的膝弯,脸颊蹭蹭他的胸口,丁兰时的情绪迭换了好几次,到底还是淡着脸色,捏着细细的腿,拖到跟前,让她挂在身上。
    “你好高啊,”她向下看,“多少?”
    “没量。”
    “有一米八了吧。”
    “我在跟你认真说话。”
    “好吧。”她适时打住,“你说。”
    丁兰时看着她。
    鼻尖抵着彼此的,呼吸交融。
    溶溶的月色如一层轻薄的雾,朦朦地遮罩在她的眼底。
    柔软的目光还在说喜欢他。直白的温度,让他头一次产生无措的感觉。
    他原先是要质问她的。
    但现在,明晰的喉骨滚动,他低下头颅,额面抵住她的肩窝。黑醋栗的后调,干涩的木质味道隐约可闻。
    “梁小慵,”他的语气平淡,呼吸滚烫。喷吐在肌肤上,微潮。
    “你能不能只为自己考虑一次?”
    “我知道你的意思。”
    相同的话,那一天在白城他也问过。那时她心里惶惶,没有答案。
    但是后来,她仔细地想过了。
    她说:“不可以的,丁兰时。”
    “这是我的家,我有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在找到解决办法以前,我不能不管不顾。”
    “所以,我也有话要跟你说。”
    “我还是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出国。”
    “比起不确定的未来,我更想把时间放在现在,放在这叁年里。如果你留在国内,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再见的机会了。”
    她顿了顿。
    “但是丁兰时。”
    “我很想见到你,每天都见。”
    丁兰时没有抬头,只是环在她腰后的手臂收紧一些。
    “叁年后呢?”
    “我不知道。”她说,“到时候在想,好不好?——你看,叁年的婚期也是今天突然出现的,一切都在变,总会有办法的。”
    “你不用现在就给我答案。”
    “一年时间,”她说,“在登机以前,你随时都可以做出选择。”
    他静静地拥着她。
    “如果我说不呢?”
    “——分开叁年呢!你居然要说‘不’?”这可不在梁小慵的计划内。
    她噘着嘴想了想,“如果你不来,那我们就当作结束吧。”
    “我不会再见你了。”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38658/99935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