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熟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梁小慵有点别扭。
    她说:“有什么好谢的。”
    “那个时候,没有医生理我。有人比我会吵,有人比我会闹,医生需要花精力先安抚他们。”他神色淡淡,仿佛叙述无关紧要的一件事。
    梁小慵啊了一声,“……怎么这样。”
    丁兰时:“人死得太多了。”
    梁小慵抿了抿唇角:“后来治了吗?”
    “治了,”他垂下眼,“但是太迟了。”
    梁小慵不知道该讲什么。
    她坐在床边,盯着被子上的褶痕发呆。好一会,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丁兰时皱眉:“干什么?”
    梁小慵说:“安慰你呀。”
    “不需要,”他躺下,背对着她,“把你的假好心收起来。”
    “怎么假好心了。”她噘起嘴,明明刚才还在谢谢她,为什么转头又成另一副模样了?方才他软化的态度,让梁小慵大胆起来。她本来就是无所顾忌的娇纵性子,直接把他的肩膀掰过来,“丁兰时,你给我把话说明白。”
    她撑着他的肩膀,半幅身子都压在病床半空。
    细软的长发垂在丁兰时的脸侧,很淡的气息,像被蜜桃的绒毛拂过。
    他绷着脸,想要偏头离远一点。余光跟着移动,那双乌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娇气又可爱,叫人舍不得拒绝。
    丁兰时盯着她。
    缄默几秒,他口吻冷淡:“归根到底,还是你的父亲害死了他们。”
    “胡说八道,”父亲被冠上这个罪名,梁小慵有点生气,“怎么叫‘害’?”
    丁兰时:“如果他没有回去拿公司文件,我的父母就不会有事。”
    梁小慵急了:“你能预知未来呀?万一救别人也死……”
    她看见丁兰时脸色一沉。
    她知道自己讲错了话,但还是犟着讲完了末尾两个字。
    “……了呢。”
    病房轻松的气氛顷刻凝固到底。
    梁小慵咬住嘴唇:“做消防员不就要做好可能有牺牲的这一天吗?你别老怪到我爸头上,他对你这么好,已经仁至义尽了。”
    丁兰时喉间溢出一声冷笑。
    “好。”他的目光带着暴雨后的湿冷,“希望你将来遇到这种情况,也可以一样想。”
    梁小慵蹙起眉,“你什么意思?”
    丁兰时不再理她,阖上眼睛。
    -
    三天后梁知成回国,把丁兰时从医院接回家里。梁小慵与他的相处,维系在了一个诡异的平和阶段,没有一开头那样的针锋相对,也没有融洽和睦。他们可以谁也不理谁,也可以容忍在上学前共用一个洗手台刷牙洗脸。
    为了控制病情,梁知成之后空出时间,把丁兰时也转到了b班,与梁小慵同桌。他们彼此又生又熟的关系,从家中蔓延到学校。
    方旭明最先有些挂不住脸。
    上次的事,梁知成亲自来敲打他的父亲,惹得他好一通挨骂,私底下被逼着跟丁兰时道了歉。
    马屁拍到马腿上,他对于梁小慵还能自我调节,可丁兰时转到他们班上,顿时叫他心里膈应。
    他坐到梁小慵身边:“小慵,这怎么回事?”
    “就这样啊,”她正在写数学试卷,怎么解都跟答案对不上,心烦,于是语气也不好,“你少干蠢事,把他当空气就行。”
    方旭明听她的口吻,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你跟他关系好了,那我这些天白担心你了。”
    梁小慵:“担心我什么?”
    方旭明又恢复了油腔滑调,笑说:“担心你被他欺负啊。”
    “我能被欺负什么。”梁小慵白他。
    方旭明:“惹我们公主生气也是欺负,是不是?”
    梁小慵笑了,“写作业去吧你!”
    方旭明:“每天在学校就这么点时间能看看你,怎么能拿写作业占用?”
    他们在边上说笑。
    突然,右边传来水杯放在桌上不轻不重的声响。
    方旭明本就对丁兰时心生芥蒂。
    他皱眉望过去:“你搞什么?”
    丁兰时:“吵。”
    方旭明:“班上还不许说话了?管真宽啊。”
    “当然可以讲话,”他慢条斯理地盖好笔帽,视线睨去一眼,“只是你恶心到我了。”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38658/92966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