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校园言情 > 空白(1v1) > 在走廊被揉臀、打逼

在走廊被揉臀、打逼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你在威胁我?”
    梁小慵觉得荒谬。
    她比丁兰时矮一个头,不得不仰起下巴看他,这让她更加不悦。
    她伸出手,用力地拽住他的领口。彼此平视,她盯着他的眼睛,“我们梁家供你吃穿、供你上学,你还敢把主意打到我们家的名声上?”
    “丁兰时,你真是个白眼狼。”
    话音未落,
    她被一股大力掼在墙上,后脑不慎撞到,疼得她眼前一阵发黑。
    “我是白眼狼?”他冷笑一声,“你以为我很稀罕吗?本来,我有父母养育我,是你的父亲舍不得钱财,非要跑回那栋大楼里拿合同,才白白让我父母送命的!”
    他讲到最后,压住她锁骨的手臂微微发抖。
    “这是你们欠我的,”他的眼尾泛红,不及梁小慵细看,他俯下身,狠狠地咬住她的侧颈。她疼得失声,刚要叫人,丁兰时的手撩开她的睡裙,手指戳上莫名又湿透的内裤。他轻哂一声,舌尖慢慢地舔舐着刚刚新生的咬痕,“这是你欠我的。”
    湿热的舌尖在她颈侧敏感的地带舐弄,从她淡粉色的耳尖、耳垂到修长欣白的颈,来回撩拨。
    梁小慵每周都要做皮肤管理,肌肤触碰,像软嫩的豆腐。
    但丁兰时没有怜惜的心情,比起小心翼翼,他更想掐碎、蹂躏这团趾高气昂的豆腐。
    “你……”
    梁小慵羞愧难当。她恨透了自己的身体,明明刚才一切都好,为什么偏偏一碰到他,就忍不住湿了。浑圆的臀肉已经被大手掌住,从两边向中间大力揉搓,让她的内裤团成细细的一条,勒出已经张嘴垂涎的嘴,随着动作,前后摩擦着。
    她就这么在楼梯口被他玩弄着,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唔……嗯……”她的手挂在他的脖子上,浑身酥麻,提不起力气,“不要……滚开……”
    她红肿未消的穴肉被细细的棉质内裤磨得渲红,黏腻的水液已经把它打湿,丁兰时松开一边儿臀肉,向前,把她花苞里蓄满的一泡蜜水捋出来。
    仅这一下,里头的水液倾泻,瞬间淌了他满手。
    “呜啊……”
    肥软的穴口被体温微烫的大掌抚过,一阵过电般的爽感冲上颅顶。
    梁小慵忍不住娇吟一声。
    丁兰时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意乱情迷的脸,白皙的肌肤泛起勾人的红绯,盈润的唇半张,吐出甜腻的哼吟。
    他向她正淌水淌得欢快的花苞打了一掌。
    “啪。”
    黏腻与黏腻拍上,粘连着情色的银丝,发出响亮的一声。
    梁小慵吃痛,腰肢一紧,阴蒂发颤,立即泄出更多一股蜜水。
    丁兰时把掌心里的一滩尽数抹到她的腿根,平静地开口:“没插进去就喷了?”
    梁小慵彻底难堪到底。
    他此时衣冠齐整,而她的睡裙已经被褪到了腰间,淫靡非常。她红着眼睛,提起全身力气,朝他脸上甩了一巴掌。
    他当她是什么?
    路边随便可以掐一把胸的妓吗?
    “滚,”她说,“你真让人作呕。”
    他露出一个无感情的哂笑,“希望你能管好,它已经吐在地毯上了。”
    待梁小慵反应过来,丁兰时已经回到了房间。
    她气极了,穿好衣服,离开的时候踢了一脚他的房门。
    -
    傍晚,陈鹿溪购物回来,看见她脖子上红痕,不禁说:“你们又做了?年轻真好。”
    “呸,”梁小慵说,“被狗咬了。”
    她放下写作业的笔,犹豫一下,把自己的困扰向陈鹿溪坦白——她不明白,为什么偏偏对丁兰时会不住地起生理反应。甚至,他那些粗鲁强迫的举动都能让她感到无法抗拒的快感。
    陈鹿溪思索一下,“可能你把太多精力都放在他身上了。”
    梁小慵不明白。
    “一般都是这样,女人往往对第一个男人念念不忘,”陈鹿溪耸肩,“但是你和其他人接触久了,会发现他不过如此。”
    梁小慵:“那我该怎么办呀?”
    “好说,”陈鹿溪挑眉,“过两天有个模特pa,你跟我一起去,帅哥任你挑。”
    梁小慵有些犹豫,她并不想与陌生人发生关系来改变现状。
    陈鹿溪看出了她的顾虑,推推她,“也不一定要睡嘛,没看上的,就当放松心情。”
    “……好吧。”她点头。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
    梁小慵放学回家换了衣服,一件白色吊带短裙,纱上攒着细闪。
    “我今天晚上出去玩,”她喝下蔬菜汁,“晚饭就不吃了。”
    管家:“需要司机接送吗?”
    “不用,”她说,“有朋友来接。”
    丁兰时坐在桌边,慢条斯理地喝汤,对于她的其他活动似乎毫无兴趣。
    管家:“不要太晚,明天还要上课。”
    “知道了。”梁小慵说。
    她们聊了一会,门铃响起来。
    陈鹿溪:“william到了。”
    她拉着梁小慵,打开门,高大英俊的男人正在等候。
    他的轮廓深邃,似乎是混血。
    “你好,”他牵起梁小慵的手,亲吻她的手背,“美丽的小姐。初次见面,我是骆少虞。”
    “你好……”
    她眨了眨眼睛,把陈鹿溪拉到一边,“他是你去西西里的那个吗?”
    “不是,这是他弟弟。”陈鹿溪笑嘻嘻,“帅吧,中法混血,很会讨女孩子高兴的。我特意让他今天来接你。”
    梁小慵知道她什么用意,不好意思地伸手掐她。
    “你们先聊,”陈鹿溪笑,“我忘喷香水了,上楼补一下。”
    她一溜烟跑了,给他们留下独处环境。
    梁小慵给他拿了一双拖鞋,“先进来坐吧。”
    “却之不恭。”骆少虞跟着她走进来,看见餐桌边的丁兰时,“这位是?”
    梁小慵:“不认识,你别管他。”
    管家微微皱眉:“梁小姐,在外人面前最好谨言。”
    她说:“这是梁先生救命恩人的儿子,暂住在家中。”
    骆少虞礼貌地询问一声:“你好,有没有兴趣晚上一起来?”
    “哎,”梁小慵着急地拉住他的袖子,“你请他干什么,他肯定……”
    不来。
    她还没讲完,便听见他的回答。
    “好啊。”丁兰时平淡地放下碗筷。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38658/92731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