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校园言情 > 空白(1v1) > 被玩几分钟奶就喷了(H)

被玩几分钟奶就喷了(H)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我没有下药……唔!”
    梁小慵使劲地挣扎,要从他的桎梏中逃脱。但是,单他右臂微微用力,肩膀的力道便犹如铁箍,让她无力挣脱。
    而他的左手隔着内裤,用力地戳了一下湿润的穴口,发出轻轻的“噗”声。
    梁小慵低哼一声。
    她真的怕了,“你松开我……”
    “是谁不松开?”他的手指被层层滑腻的媚肉缠着,吸引着;他无情地抽出来,又招得梁小慵一声低喘。
    她下意识抱住了他的腰。
    丁兰时放任药性的冲动,扯开了她的衬衫。她改良过,更合身,于是纽扣崩开的一瞬间,饱满的乳儿也跟着蹦跳出来。
    她今天只贴了乳贴。
    粉色的花瓣遮着最重要的地方,被他毫不容情地扯开,奶尖顿时红肿地暴露在干冷的空气中。
    “疼……”
    梁小慵的眼角已经沁上生理性的泪珠。
    下一刻,湿热的口腔裹住了因为疼痛迅速硬挺的奶尖,舌面微微的粗粝感毫无章法地舔舐过她半边乳儿。
    电流骤然贯穿全身。
    酥麻的感觉让她不住地摆着腰,脚尖高高翘起,身体里每一处都是空虚的,渴望的。渴望获得与那半边乳儿同样的对待。
    梁小慵的胸型很漂亮,在日日严苛的训练与饮食中,饱满而挺。c围的胸,因着挺拔,揉舔起来,比寻常的d围感觉更满一些。
    丁兰时的动作并不温柔,但棉花似的触感,他头一回感受,不免卸了几分力道。唇舌吮着奶尖,发出啧啧的声响。
    梁小慵从没被人这样舔过。
    她的脸顿时红了,去推他的脑袋,“不要……”
    丁兰时另一只手也扣住了另一半乳。
    他大力地揉搓着,雪白的乳肉从他的指间溢出,掌心的薄茧摩挲着这一处硬挺的奶尖。粗粝;柔软,两种对比同时抚慰着她的胸口,梁小慵不住地哼吟着,腰越摆越快,腿越夹越紧。
    丁兰时突然松了手,给了那对胡乱摇晃的软乳一掌。
    “啊……!”
    剧痛的同时,梁小慵身下喷出一股清淡的水液,顺着她的腿根一路下沿。
    她的眼前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切的细节都变得模糊而遥远。
    直到丁兰时淡漠的声音传来:“这就喷了?”
    她才意识到,自己只是被他玩了几分钟的奶,就高潮了。
    她羞愤地咬住嘴唇:“丁兰时!”
    她此时仍然穿着校服。
    只是衬衫敞开,裙子被推到腰际,露出底下湿透的淡紫色的内裤。
    丁兰时面无表情地把内裤扯下。
    梁小慵每年都要去海边度假,下头的毛打理过,此时蜷着细软的一片,乖巧而安静。
    她下意识并拢腿。
    丁兰时的手更先一步,掐住了她的腿根,掰开,粉嫩的私处暴露在空气中,还沾着湿漉漉的水液,像初晨的花苞。
    梁小慵的脚尖害羞地绷起来,“不、不许看!”
    丁兰时冷淡地挑一下眉。
    浴巾扯下,梁小慵终于看见那方庞然大物的真容,简直——简直比她手臂还粗。上头青筋亘起,如同蓄势待发的野兽。和他的主人一样,有着强烈的非人感,仿佛按在虎豹身上,才更妥帖一些。
    梁小慵吓得直推他,眼泪掉下来,“不可以……不可以。我害怕……我……”
    丁兰时没有理会她,掐着细软的腰挺了进去。
    他也是初次,并不熟练,龟头浅浅地埋在湿润的软肉中,再难进半寸。
    他皱着眉,掴了她的臀尖一掌,“不许夹。”
    而梁小慵此时含着他尤其粗壮的龟头,穴口已经有撑涨的感觉,再看他后头更凶狠的一长根,她使劲地抵抗,不许他进来。
    丁兰时没有耐心再与她斡旋,劲瘦的腰腹一挺,庞大的阴茎粗鲁地撞破层层媚肉,直顶到底。
    “——啊!”
    梁小慵尖叫一声,几乎是半晕厥过去。直到不断地抽插,又让她被迫地恢复意识。
    疼痛、快感、刺激。
    梁小慵被他托抱着,两条细白的腿挂在他的腰间,前后晃动。
    “啊……嗯……丁兰时……”
    她的声音不知不觉变得甜腻而妩媚,随着抽插的噗呲声摇晃。
    “慢一点,”她的喘息喷在他的鼻尖,“慢……唔啊……慢一点。”
    她的体力并不好,随着他疯狂的频率,已经有些难以承受。
    丁兰时没理她。
    他像无休止的机器,哪怕在做爱,脸上也没有半分愉悦的沉沦,只是维持着机械而高频的抽插动作。
    他扬起手,随着每一次抽插,都会掌掴一次她挺翘浑圆的臀。
    臀波乳浪,她的身体像完美的阿尔忒弥斯,让人痴迷——但并不包括丁兰时。他更像泄愤,疼痛与快感并存,这种感觉对他也同样适用。
    硕大的囊袋把她的腿心也打红,泛着白沫的耻毛彼此蹭着。
    突然,丁兰时加快了动作,这让梁小慵没有两下便又喷出一大股蜜液,顺着交合处滴落到灰色的地毯上。
    高潮后敏感的内壁抽搐着,粗壮的阴茎却没有停下动作,仍然向里顶撞,仿佛要操开她的宫口一般。
    “不要……呜……”
    “求我。”他垂下眼。
    “求你,”梁小慵已经被顶撞到神思涣散,“求求你……”
    丁兰时慈悲地用力抽插几下,浓白滚烫的精液尽数射进了她的最顶端,一股一股,梁小慵被这射精的温度带着,被迫仰起下巴,再一次高潮了。
    丁兰时松开了她的腰。
    白色的精液顺着她的大腿根淌下,梁小慵没了依靠,跌坐在地上,像一只脏兮兮的布娃娃。
    余韵未消,她的身体发着抖,还跟随着抽动的频率晃动着。
    丁兰时感到体内的燥热已经退去,看了一眼她的腿上白色的痕迹,才意识到他忘记带套了。
    他蹙起眉,把梁小慵从地上扛起来。
    “你……”她讲话都有气无力,“你干什么?”
    丁兰时把她扛到洗手间,扔进浴缸里。
    他打开水龙头,修长清瘦的两指粗野地探进她刚刚被肆虐的小穴中,把未吐尽的精液挖出来。
    “嗯……”
    梁小慵下意识夹住了他的手。
    被软肉箍住的手指顿了顿,丁兰时平静地抽了出来。
    他的唇角定格在一个略显嘲讽的弧度。
    “怎么,”他语气平淡,“你的淑女课程还包括床上训练吗?”
    “操喷三次还不够?”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38658/92730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