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文学 > 校园言情 > 空白(1v1) > 潮喷了(微h)

潮喷了(微h)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梁小慵的脸仿佛被揭下一层皮,火辣辣的,羞窘得要命。
    她恼火:“我才没有!”
    回应她的是丁兰时房门阖上的声音。
    梁小慵对他的愧疚彻底云散烟消。
    管他可不可怜、脆不脆弱,都掩盖不了他是个讨厌鬼的事实。
    她咬着牙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从家里滚、蛋!
    她把湿漉漉的内衣晾好,回到房间,换上新的。这个过程,因为丁兰时的一句话变得羞耻难堪,她开始认真地思索如何把他打发走。
    有什么可以动摇梁知成的良心呢?
    梁小慵趴在床上想了一会,未果,打开手机搜索相关案例。
    ——偷窃?
    他们家不差钱,梁知成甚至巴不得丁兰时多要一些。
    pass。
    ——嫖赌?
    他那张无欲无求的脸,梁小慵自己都没办法把这个荒谬的罪名安给他。
    pass。
    他简直无懈可击。
    梁小慵在床上晃着腿,突然想——如果说他骚扰她呢?
    一是足够恶劣;
    二是,梁知成十分在意她和她的身体。如果他知道丁兰时别有用心,一定会让他搬出去的!
    梁小慵觉得此条尤其可行。
    只是还需要一些证据。
    证据……
    她正绞尽脑汁地想,门被敲响。
    “梁小姐,鱼汤炖好了。”
    “哦,”她坐起身,“来了。”
    她出门,丁兰时也正巧出来。她不看他,哼了一声,一前一后地下了楼。
    桌上菜色满目,糖醋小排、沸腾鱼、鱼香茄子、炝辣空心菜,单是闻着味儿,梁小慵没吃午饭的胃已经被吊了起来。
    她眼巴巴地盯着:“爸爸……”
    “汤已经给你盛好了,”梁知成不为所动,“下次破戒前,记得想想今天。”
    他再转头看向丁兰时,和颜悦色:“小时,尝尝,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梁小慵把这一笔怨气记到丁兰时头上。
    她打算先提一句,试探一下:“爸爸,今天哥哥偷看我洗澡。”
    “什么?”
    “我今天洗澡,还没穿衣服呢,哥哥就推门进来了。”她委屈地耷下眼角,“好尴尬。”
    梁知成转头,“小时,你说。”
    丁兰时脸色平静:“我们在医院商量过了,早上五点和晚上七点我用浴室。
    梁小慵:“那我在里面你也不能进来!”
    “我听见洗手台的水声响了才进去,”他半侧脸,吊顶暖色的光垂落,触碰到他,仿佛一掐即碎的冰片。
    他似乎觉察到梁小慵在看他。
    目光后压,从眼尾睨着她,突然,浮起一些细碎的情绪。她还没来得及细想这一眼什么意思——挑衅、无聊、还是厌恶?
    他淡淡地开口,“你在浴室做了什么,要我说吗?”
    “你——”
    梁小慵气得桌下踢他。扑空,反而被他踩住了脚尖,动弹不得。
    像踩在一团棉花上。
    丁兰时皱眉看了一眼。
    她没穿袜子,脚很小,被他压着,只露出一截纤细的脚踝,剥皮山竹似的盈润。因为他太过用力的桎梏,已经升起淡淡的绯色。
    “小慵,”在梁知成眼里,她是谎言被拆穿的羞恼,“我下午怎么跟你说的?”
    “我……”
    脚背传来威胁性的压迫。
    丁兰时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踩着她。
    运动袜粗糙的纹理,不断地摩挲着娇软的皮肤。
    梁小慵可耻地发现,
    她小穴正随着丁兰时的动作,不断咬着新换的内裤。
    她再也无法忍受,碗一扔,用力地把脚抽回来,踩着拖鞋逃回了楼上。
    下午的梦——不,下午丁兰时的触碰,仿佛给她身体埋下了一个开关。只要被他触碰,她就会不知廉耻、不分场合地湿。
    为什么会这样?
    她把这件事分享给在西西里度假的闺蜜陈鹿溪。
    电话拨过去,那边正是下午。
    陈鹿溪的声音有些奇怪,似叹非叹,“啊……亲爱的,怎么了?”
    梁小慵没有在意,跟她讲了个大概。
    “很正常,”陈鹿溪开导,“看见帅气的男人想做爱,是再正常不过的——嗯啊,william!”
    她尖叫一声。
    梁小慵吓得手机挪远了一点,“你在干嘛?”
    “和帅气的男人做爱,宝贝。”陈鹿溪不再掩饰喘气声,“虽然你能纯情到现在是我没想过的,但是既然遇见了一个有感觉的,赶紧开发一下,之前我好多party都没法带你,真的很可惜。”
    梁小慵脸红了,“我是要把他赶走!”
    “好说,”陈鹿溪打个响指,“你不是想借口他骚扰你吗?”
    “睡一觉,你爽了,把他踹了,我带你去找新男人。天呐,一箭三雕!”
    梁小慵辩解:“我不想睡……”
    “宝贝,你都被他弄湿两次了。”陈鹿溪的喘息声又高昂起来,“根据我的经验,你绝对会很爽的——啊啊,william,太快了……”
    那头传来低沉的男声,“宝宝,你之前被我弄湿过几次?”
    “嗯……。”
    梁小慵木着脸挂掉了电话。
    不靠谱!
    她噘着嘴,下床去写作业,试图回归正常的作息时间。
    可是陈鹿溪的喘息与尖叫声似乎变成了一道魔咒,在她的脑海里反复地播放,像海妖蛊惑,引诱她一同坠入欲望的泥沼。
    她又做梦了。
    这一次,更加香艳。
    丁兰时的脸出现在梦境中央,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他穿着第一天来时的白衬衫,禁欲而冷淡;梁小慵穿着睡裙,腿架成m型,没有内衣遮挡。
    他的目光有如实质。
    仅仅被看着,黏腻的水液开始在穴口分泌,从肥软的阴唇淌下,像甜蜜的蜂浆。
    梁小慵不安地扭动着腰。
    她看着丁兰时慢慢蹲下去,半跪,身形淹没在睡裙下。
    跟着,温热的口腔包裹住阴蒂。
    最敏感的部位,被他轻轻地吮吸着,如同前来饮蜜的旅人,仔细而温柔——温柔,她从来没想过这个词会出现在丁兰时的身上,但作为幻想的对象,这个特质又显得那样反差而渴望。
    梁小慵的身体开始发抖,从未被触碰的地方,被他吮吸着。
    她的穴口抽搐一下,喷出一大股粘稠的水液。
    下一刻,吮吸变成舔舐。一开始是舌尖,在阴唇间掠动,撩起剧烈的酥麻感;后来是舌面,从肥润的唇舐弄到阴蒂,整个儿含了进去。
    梁小慵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快感送去了半空中,俯瞰着自己情潮泛滥的脸和泥泞不堪的身下。
    小穴随着他含入的这一个动作,开始疯狂地翕张,里头的不断挤动的软肉也渴望获得同等的照顾。
    丁兰时专心地含着她的阴蒂。
    高挺的鼻梁顶在小腹,仿佛一场舌吻。他的舌与湿漉漉的阴蒂纠缠,舔过、吮过每一道褶痕,舌尖挑弄似的扫动她的蒂尖。梁小慵想挣扎,腴软的大腿根却被他的大手掐着,用力地掰开,动弹不得。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动作愈来愈急,他的头顶前后耸动的愈来愈快,身体里涌出的蜜液也愈来愈多——
    他的齿尖轻轻咬下。
    嘭。
    理智破碎。
    梁小慵尖叫一声,穴口喷出一股清亮的水液,她仰着脖子,倏地睁开眼睛。
    她在梦里被丁兰时舔到潮喷了。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38658/92730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