黏腻的

推荐阅读:无上神帝星辰之主踏星御天神武天帝神道仙尊神级修炼系统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不可理喻。
    梁小慵的脑海里只剩这一个词。
    还不许叫——
    他以为她多想叫吗?
    病房的气氛僵持不下。小护士有点尴尬:“记得换药,吊瓶打完了叫我。”
    她匆匆出去了。
    梁小慵也不想在这自讨没趣。因为他,她下午的课都没上,最喜欢的外套与毛衣还都被血弄脏,膝盖也破了。
    与他有关的事总会很倒霉。
    她拨了电话给梁知成,把今天的事告诉他,便要离开。
    梁知成:“你留下。”
    “我留下干嘛,”她一五一十转述了丁兰时那句‘不许这样叫我’,她说:“他又不待见我。”
    梁知成叹了口气:“昨天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跟你说。为什么把他接到家里来,我希望能补偿他家人的陪伴,虽然无法代替,但至少有人可以和他说说话。上周我去看他,他割腕了,幸好邻居发现及时送到了医院——你知道爸爸当时有多愧疚吗?小慵,你能理解爸爸吗?”
    “啊……”梁小慵没想到还有这种事,目光不自主看向他的手腕。那里,被宽松的病号服挡着,隔绝了她偷瞄的视线。她抿住嘴角,“我能理解啦,是他不配合。”
    梁知成:“对他耐心一点,好不好?”
    “……好吧。”作为一个善良体贴的女儿,梁小慵妥协了,“你要补偿我b家这一季度所有的包。”
    梁知成笑:“我们家小慵最棒了。”
    “那……”
    “我在来的路上了,”他说,“等我来了,你再回家休息吧。”
    “好。”
    对话结束,梁小慵打算履行一下价值七位数的责任。
    她很善于聊天。
    和女生讲穿搭明星,和男生讲游戏电子,但她想不到和丁兰时能聊什么,他看起来对什么都没兴趣。
    她想了想:“你平常的作息时间规律吗?”
    丁兰时递来一个询问的眼神。
    “我想,既然要和平相处,有些时间最好岔开。”梁小慵说,“比如洗澡的时间。”
    丁兰时:“晚上七点。”
    “洗漱?”
    “早上五点和晚上七点。”
    他言简意赅,梁小慵噎了一下。
    “你平常有什么爱好吗,”跟他聊天真的很难,她思索,“如果是听音乐之类的,不要……”
    “没有。”
    她话没有讲完,被打断。
    “怎么可能,”她说,“那你平常干什么?”
    他说:“读书。”
    “这也是爱好。”她说,“读什么书?”
    “教科书。”
    “……”梁小慵聊不下去了,坐回沙发上看手机。
    等到梁知成问她病房号码,她才又坐回病床旁的椅子。
    门被拉开。
    她嘘寒问暖:“哥哥,还痛不痛?”
    丁兰时的眉心立即皱起来。
    他正要讲话,梁知成已经走进来,“小时,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他说。
    “方家那边我会去交涉,”梁知成说,“我让阿姨炖了鲫鱼豆腐汤,回去记得喝。”
    丁兰时:“谢谢。”
    梁小慵:“那我也……”
    “你只能喝汤。”梁知成微笑,“昨天去吃炸鸡了,是吗?”
    她的手机有定位,动向一清二楚。
    梁小慵嘟囔:“喝汤就喝汤。”
    她拎起包,先离开了。
    回到家,管家劳伦斯女士把她捉上秤,体重足足涨了一斤。她甚至今天中午还没吃饭。梁小慵怀疑有半斤的重量来自她腿上的纱布。
    “梁小姐,”劳伦斯是梁知成特聘的管家,有高级营养师证件,为许多明星服务过。她一头白发梳得一丝不苟,很严厉的白人妇女形象,“你这是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
    梁小慵早养成左耳进右耳出的本领,嗯嗯几声,被迫喝下一杯味道恶心的蔬菜混合汁。
    她想要进食的欲望顿时消失了。
    上楼,简单的洗漱后,她回到房间补觉。半梦半醒,她突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胸口涨涨的。
    跳脱胸衣的那一对饱满的软乳被什么压着,有力,青筋亘延,微微粗粝。难言的痒酝藏在她的身体最深处,蠢蠢欲动,似乎要冲破初次的萌发。
    梁小慵感觉自己被人抱着。
    很宽阔的胸膛,完全能拢住她。炙热,随着一喘一息,像涌动的岩浆床。
    梦里的场景一直维持。
    直到醒来,寒冬腊月,她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
    梁小慵茫然地踏着拖鞋去洗澡。
    脱下内衣,她才注意到淡粉色的内裤中央,洇着一团深色的水痕。新生的,黏腻的。

本文网址:https://www.nanyou16.com/book/38658/92730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nanyou1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